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中国书画家网手机版本
 
 
艺术家搜索:  
艺术家查询  
 
输入姓名:
 
网站搜索  
 
关键字:
 
中国书画家网手机版本
手机扫一扫
中国书画家网手机版网站
谈古论今
蒋介石的学历,有没有造假?
来源: 中国书画家网   点击: 15483   发布时间: 2016-07-18

蒋介石的学历,有没有造假?

 蒋介石“学历造假”之有无,是史学界争执多年的一桩公案。有学者说有,有学者说无。那么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蒋介石究竟有没有“学历造假”,目前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

李敖是抨击蒋介石“学历造假”最激烈之人。在《蒋介石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吗?》一文中,李敖指出:1929年出版的《中国国民党年鉴》中的蒋介石履历、1937年出版的《蒋介石全集》中的《蒋介石先生传略》、1945年5月出版的《蒋主席》等书,均声称蒋介石曾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就读,而事实上,蒋留学日本,读的是振武学堂——这是日本政府专为培养清廷留日军官学生而设的预备学校。所以,很显然,蒋介石存在着“学历造假”的劣迹。①

大陆学者陈红民,则对李敖的这种指控不以为然。陈认为,蒋介石自20年代在政坛崛起,关于他的传记、文章层出不穷,李敖所列举的这几份材料的代表性有限。更多的关于蒋介石的权威材料,在其学历问题上,是据实描述的。比如,陈布雷编写的《蒋介石先生年表》、台湾官方的“中央社”所编《“总统”蒋公大事年表》、秦孝仪主编《“总统”蒋公大事长编初稿》、《蒋介石日记》中的《中华民国六年前事略》、蒋对青年军从军学生的讲话……等,均称蒋自振武学校毕业后,进入日本高田野炮兵联队升为士官候补生;而没有说蒋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就读。这些更官方、更权威的材料,符合史实,没有造假。至于李敖提到的那几份材料,虽然是真的,但“很难找到蒋介石本人与那三份造假材料有直接的关系,它们既非蒋介石所作,亦非蒋介石授意写作。……不应让蒋介石为所有介绍他的文字直接负责。”所以呢,“说蒋介石“学历造假”有失公允”。②

北伐时期的两张蒋介石戎装照北伐时期的两张蒋介石戎装照

这两种意见,所依据的史料,其实存在一个很明显的时间分水岭

其实呢,李敖指控蒋介石“学历造假”的材料,确实存在;陈红民用来为蒋介石辩解的更权威的材料,也没有问题。事情的关键在于:关于蒋介石学历问题的叙述,以1945年6月底为分水岭,可以被区分为两个完全不同的阶段。

1、1945年6月之前,无论是国民党内部文件,还是民间资料,大都习惯于说蒋介石出身日本陆军士官学校。

比如,1927年2月,三民公司出版的《蒋介石先生集》中,称蒋介石“就学于东京之士官学校”。③1935年7月,建国书店出版的《蒋委员长奋斗史》中,称蒋介石“到日本后,初入振武学校,仍与在保定军官学校时一样,选习炮科,后改入陆军士官学校。”④1936年10月,周佛海撰文为蒋介石祝五十大寿,也说蒋赴日留学,“初入日本振武学堂,继入陆军士官学校”。⑤1937年7月出版的《当代中国人物志》,对蒋介石的介绍中,也说他“被当局派赴日本,进士官学校”。⑥1939年2月出版的《今代世界伟人传》,则称蒋曾被“转送至日本士官学校”留学。⑦

值得一提的是,日本海军将佐石丸藤太,于1937年出版了一部《蒋介石传》,书中称:“蒋氏自在日本士官学校,将学科告了一段落之后,便被派到新泻县的高田旅,和另外的十五名中国学生,在军队里实习”,很显然,石丸将“振武学校”和“士官学校”混为了一谈——事实上,石丸所列举的参考资料“蒋介石的革命工作书”,明确说蒋介石当时入的是“振武学校”。这或许说明,受当时通行说法的影响,石丸并未注意到“振武学校”和“士官学校”的区别。⑧

2、蒋介石在军队训话中,常常提及“日本士官学校”如何如何,可能是造成外界认为他曾就读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这一印象的主因

如1933年10月2日,蒋在南昌演讲,说“即如日本士官学校,他们对于初入伍的学生,最初几个月,完全就是教他怎样吃饭,怎样穿衣,怎样戴帽子,怎样走路,怎样洗扫房间,乃至怎样倒痰盂”,容易给人一种亲历者现身说法的印象;再如,1938年4月17日,蒋对军官训练团大讲了一通“中国学生在(日本)士官学校求学”时的局限性,又说“本委员长在军官学生时代,就是如此”,也容易给人一种蒋读过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印象。⑨

3、但是呢,并没有材料能够证明蒋是有意想给人造成上述错误的印象,事实上,蒋不忌讳谈论自己就读振武学校的这段经历

比如,1942年8月22日,蒋在兰州兴隆山军事会报上训词,针对士兵吃不饱的问题,回忆起自己的留学往事:“我们一般留学生,原先在振武学校读书的时候,吃饭并无规定,普通人总要吃三四碗,到了联队里,突然要减少食量,大家岂不是要饿肚吗?事实上在初入伍的时候,大家也都感觉吃得不够,但到了一个月之后,习惯成自然,就都不感觉不足了。”⑩1919年,朱执信曾感慨,中国派赴日本留学的军官,除少数人外,学的都是振武学校的课程。(11)这也是蒋不忌讳谈振武学校往事的一个重要背景。1945年1月,蒋在军委会内部,也曾谈起过自己的振武学校往事。

4、兴隆山训词等属于内部讲话。1945年6月底,蒋在天水对青年远征军发表公开讲话,回顾自己的留日经历,才算将坊间多年来的讹传彻底纠正了过来

蒋在会上说道:“本委员长今天要将四十年前我个人入伍从军,立志革命的经过,简单的告诉各位。……我在十八岁的这一年,便东渡日本,准备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。依当时的规定,中国学生要入日本士官学校,必须由中国陆军部保送,我既不是政府所保送,自然不能入校。因此我在日本只留学一年就回国了。到了第二年,我考取了当时陆军部所办的保定陆军速成学堂,明年由速成学堂考取留日学生,被保送到日本振武学校——即是日本的预备军校。在振武学校读了三年,到第四年派入日本野炮兵第十三联队当一等兵,不久升为上等兵——即日本士官学校候补生。——这一年当兵的生活,乃是我平生经历最困苦的一个时期。……到了这一年的冬天,国内发生了革命,我就回国组织革命军,从事实际的革命工作。”(12)

蒋的这段叙述,与其留学档案一致。该讲话被《中央日报》等媒体广为刊载。此后,关于蒋的留学经历,就基本上以该讲话的描述为准了——前述李敖所举证实蒋“学历造假”的材料,大都产生于这次讲话之前;而陈红民所举为蒋辩护的材料,则大都产生于这次讲话之后。

5、其中,李敖所提到的1945年5月出版的《蒋主席》一书,最能说明该讲话的分界岭作用

《蒋主席》一书由国防部新闻局局长、政工局局长邓文仪组织编著,有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的背景。该书出版于1945年5月,也就是蒋介石公开讲述留日生涯的前一个月,书中仍持旧观点,说蒋“到了日本,起初是进东京的士官预备学校,……后来考入士官学校。”到1946年,邓文仪重新编著新书《伟大的蒋主席》,就再也不提蒋“考入士官学校”之事了。(13)民间著作,也大都采纳了新说法,如1948年6月出版的《中国当代名人传》,对蒋的描述是“先生入振武学校仍习炮科,卒业后,即编入高田野炮兵第十三联队入伍见习”,只字不提昔日盛行一时的“考入士官学校”之说。(14)

换言之,早在40年代中期,因蒋介石自己的公开讲话,其学历谜团,实际上已经得到了解决。本无须李敖在数十年后“重新考证”。至于蒋介石这种情况,算不算“学历造假”,文章不给结论,各位读者不妨自行判断。

抗战时期的蒋介石抗战时期的蒋介石

振武学校军事课程只占20%比例,蒋介石以倒数第八的成绩毕业

最后,还有一个值得一谈的问题,那就是:蒋介石在振武学校,究竟学到了些什么?

众所周知,振武学校是一所为培养清廷留日军官学生而设的预备学校。既然是预备学校,其课程自然也就更倾向于基础性科目。据统计,在振武学校的课程中,军事课程只占到了20.2%(具体见下图)。蒋在这里所学,远不足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队士官。

不过,鉴于留日之前,蒋只在奉化县城受过两年新式中学教育,“912小时的数学课程,300小时的理化课程,104小时的博物课程等振武学校的学习经历,应是蒋介石接受现代科技文明洗礼的契机”。但蒋的新式教育底子终究太差,1910年11月从振武学校毕业时,其总成绩在62名毕业生中,排名第55,倒数第八,不能算是优秀。稍后,蒋被分配至日军野战炮兵第19联队实习,倒是表现相当不错。1911年6月,晋升炮兵一等兵;8月,晋升炮兵伍长;若非因辛亥革命回国,12月蒋已确定晋升军曹。(15)30、40年代,蒋多次在公开或内部讲话中提起自己的这段实习往事,可见影响颇深。

蒋介石在振武学校三年,该校的课程、课时安排(来源:黄自进,《蒋介石在日本学习的一段岁月》)蒋介石在振武学校三年,该校的课程、课时安排(来源:黄自进,《蒋介石在日本学习的一段岁月》)

注释

①李敖,《蒋介石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吗?》,收录于《蒋介石研究(上册)》,中国友谊出版公司,2006。②陈红民:《说蒋介石“学历造假”有失公允》,南方都市报。③明明学社/编辑,《蒋介石先生集》,三民公司,1927年2月,P02。该公司有浓厚的国民党背景,其出版标记,是一枚单线条勾勒的国民党党徽内置“三民”二字;其主营业务,是出售孙中山及其他国民党早期领袖人物的传记、文集,以及三民主义等国民党理论、党史著作,其他题材的图书极少。④卫弦/编著,《蒋委员长奋斗史》, 建国书店,1935.07,P14。⑤周佛海,《蒋公介石五十寿纪》,1936年10月31日。收录于《青年的责任和修养》,读书青年社,1937年5月出版。⑥厂民/编著,《当代中国人物志》,中流书店,1937年7月,P01。⑦萧剑青/编译,《今代世界伟人传》,大方书局出版社,1939年2月,P09。⑧(日)石丸藤太原/著、施落英/译,《蒋介石传》,光华出版社,1937,P25。该书尚有其他多种译本,如九州书局的许啸天译本,其书名是《蒋介石的批判与反证》,该书较光华出版社的版本详细,“蒋介石的革命工作书”一节,见该书P36-41。⑨蒋介石,《剿匪成败与国家存亡》,1933年10月2日在南昌行营所作演讲;蒋介石,《军官训练团之教育要点》,1938年4月17日主持军官训练团第一期开学典礼讲。⑩蒋介石,《兴隆山军事会报训词》,1942年8月22日在兰州讲。(11)朱执信,《论军官之改业》,1919年6月30日写。其原文如下:“已毕业者不止十期。其课程则除少数人外,皆以振武学校十一个月之预备,约一年之士官学校教程,益之以联队实习数月。”(12)蒋介石,《自述从军之经历与对于青年远征军之期望》,1945年6月29、30 日在汉中天水对青年远征军二○六师。(13)邓文仪/主编,《伟大的蒋主席》,正气出版社,1946年10月,P63-68。(14)傅润华/主编,《中国当代名人传》,世界文化服务社,1948年6月,P02。(15)黄自进,《蒋介石在日本学习的一段岁月》,收录于《阻力与助力之间:孙中山、蒋介 亲日、抗日50年》,九州出版社,2015,P53-84。





下一条: 孙中山不该被讽刺为“孙大炮” 2016-07-18
上一条: 孙中山是“勾结日本”的亲日派吗? 2016-07-18
返回顶部

 中国书画家网站总部地址:北京清华大学何添楼右侧36号院

中国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序号:京ICP备12005757 版权所有 © 中国书画家协会 

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9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