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中国书画家网手机版本
 
 
艺术家搜索:  
艺术家查询  
 
输入姓名:
 
网站搜索  
 
关键字:
 
中国书画家网手机版本
手机扫一扫
中国书画家网手机版网站
谈古论今
从小看《新华字典》,但你未必真了解她
来源: 中国书画家网   点击: 13796   发布时间: 2016-05-13

从小看《新华字典》,但你未必真了解她

 这本字典从1953年问世至今,总计出过11个版本,全球发行5.67亿本。

《新华字典》摘得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《新华字典》摘得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

近日,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新华字典》摘得“最受欢迎的字典”和“最畅销的书(定期修订)”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。这本字典从1953年问世至今,总计出过11个版本,全球发行5.67亿本。很多人从小学就开始与这本字典亲密接触,不过呢,这本字典背后的很多历史,大多数人却未必了解。

很多人不了解的《新华字典》史

为适应近代以来的文化变革,民国时期在《康熙字典》基础上,编纂了《新字典》(商务印书馆)、《中华大字典》(中华书局)、《校改国音字典》(北洋政府教育部)等多种字典。但1949年后,这些字典无论在例句,还是释义上都已无法满足新政权的需要,于是成立了以魏建功为社长的“新华辞书社”,负责编纂《新华字典》。

1、书名的“华”字,最早系用鲁迅笔迹拼凑而成,遭到周恩来的质问

初版《新华字典》问世于1953年,最初由魏建功用隶书题写书名,颇为典雅;第二次印刷时,为突出集体,淡化个人,改集鲁迅手迹作为书名。1956年,国家开始推行简体字,但鲁迅只写过“華”,没写过“华”,设计者被迫从鲁迅手迹中找“化”和“十”拼在一起。周恩来质问说:“鲁迅在世时,还没有简化字,这个‘华’字不是凑成的吗?”于是此后《新华字典》一律不再使用“鲁体字”,改用简化宋体字作为书名。①

封面题字外,字典的内容更充满着政治意味。在编写第一版时,编者们就立意“要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、观点来看待问题”②,但事后字典中还是“发现有几处‘政治性’错误,曾一度困扰了主事们”,好在那时政治环境还相对宽松,“只作了内部改正”便罢。在这一版的《新华字典》里已收录了一些政治性名词,并给出简明的释义。在新政权建立初期,普及政治常识是确有必要的,但后来“做过了头,收词和释义都尽量往左拉。”③

这本以小闻名的《新华字典》,是新政权推出的第一本,也长期是唯一白话字典。据说欧洲袖珍国圣马力诺政要曾送给中国一套三卷的大词典,周恩来只能回赠一本小小的《新华字典》,以至有“大国出小词典,小国出大字典”的说法。④

1962年,工作中的魏建功1962年,工作中的魏建功

2、1965年版字典的例句“太阳最毒”被认为问题非常严重,“中苏友好”的例句也不合时宜

在“文革”爆发后,各种字典都停止发行,以至小学生们没有字典可用。陈伯达在1970年5月指示“中央文革”宣传联络员:“《新华字典》你们看一看,斟酌一下,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出版,《四角号码词典》不能出了,因为是王云五搞的,待以后考虑。”很快,对被封存1965年版《新华字典》的意见反馈上来,发现“毛泽东思想”“阶级斗争”等常用词没有被收录;一些举例、释义中被“塞进了封、资、修的黑货”。大小问题一共有200多处,最严重的包括,“毒”字例句为“太阳很毒”,“好”字和“友”字下例句均是“中苏友好”(当时中苏关系早已恶化)等。⑤

这样的字典当然不能大规模发行,于是有了著名的1971年版《新华字典》。首先,在词语的释义上,初版中“社会主义”词条的释义仅41个字,而这一版增至200个字,直接将“最高指示”告诉读者,“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,坚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”。这一版在1974年重印时,又在“法”字后加入“法家”的义项,释义占了12行(约150字);原“儒家”义项也被扩充为“以孔丘、孟轲为头子的当年没落奴隶主阶级利益的反动学派,始于春秋战国时代。后来,儒家反动思想又成为我国封建社会的统治思想,成为巩固和维护地主阶级专政的思想工具。”表现了“评法批儒”的情况。

3、从“忠”字释义的变迁,可以清晰地看见特殊时代的烙印

在例句、例词上,1965 年版的“工”字,收有“工夫”和“功夫”两个词语,释义包括“长期的修养,训练久了的结果”。“文革”中,“修养”一词因刘少奇《论共产党员的修养》一书被搞臭了,于是1971 年版中,释义被改为“努力实践或长期实践的成果”。1965年版里对“忠”字的释义为:“赤诚无私,诚心尽力:~于人民。~于祖国。~言逆耳。”1971年版变为“赤诚无私,诚心尽力。在阶级社会中,忠具有鲜明的阶级性:忠于毛主席。~于人民。~于祖国。”“毛主席”前的“忠于”甚至不会省略为“~”。⑥

在更加细微处,很多涉及“封、资、修”的词条被改动。如1965年版“拗口令”词条下举例“墙上画三凤,黄凤、红凤、粉红凤”;1971年版删去。1965年版对“礼拜”的解释是“对神敬礼或祷告”,1971年版改为“宗教迷信者对神敬礼或祷告”等等。⑦

在“文革”结束初期,商务印书馆约请一些学者修订《新华字典》,“重点在肃清极‘左’病毒”,“不过受当时‘两个凡是’的影响,不知不觉又增加了一些新的政治套话”。直到1998年第9版,删除大量政治套话,《新华字典》才回归正常。

各种不同版本的《新华字典》各种不同版本的《新华字典》

4、梁漱溟的《辞源》、《辞海》被烧,红卫兵小将训斥:有《新华字典》就够了

虽然1971年版《新华字典》的问题最度、最明显,但也可能是发挥了最大教育功能的一个版本。在“文革”期间,图书出版、销售几乎全部停止,《新华词典》成了很多人在毛泽东著作之外,唯一能阅读的书籍。“文革”中,梁漱溟被抄家,想留下《辞源》《辞海》两本工具书,但“红卫兵瞪了一眼,还是把这两部书扔进了火海,还一边训斥说,‘革命’的红卫兵小将,有《新华字典》就足够了,用不着这些封建老古董。”⑧可见在红卫兵眼中,《新华字典》也属于可以读的书。

人们在“文革”期间阅读《新华字典》的回忆,十分常见。作家王益民回忆,70年代上小学时,“特别羡慕我的语文老师有一本《新华字典》,用牛皮纸包着,从不许我们翻看,似乎那里面藏着无穷的秘密”。山西王振颖1962年买了一本《新华字典》,他说,“即使在‘文革’期间除《毛泽东选集》《毛主席语录》以及大批判文章外,没有多少能读到的东西,我也一直把它带在身边,好随时向它求教。它除字词句外,囊括了诸如:天干地支、五千年间的朝代更迭,甚至还有枯燥生僻的化学名称……真可谓是无所不包的知识宝库。”经济学家魏达志,恢复高考后,最早在复旦学历史。他回忆说,“小学毕业以后当知青,工作以后才考的大学,进入大学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扫盲,天天带着《新华字典》来对付历史学科那些数不胜数的艰涩字眼”。

还有人在失去自由后,靠《新华字典》度过了最黑暗的日子。钱币专家马传德,在被关押期间,每天要交一份“思想汇报”,只被允许阅读《毛泽东选集》。他当时说自己“只有初中文化程度,佯称《毛泽东选集》中有很多字不认识,要求代买一本《新华字典》”。马传德多次要求,终获满足后,把《新华字典》通读了几遍,以至后来被释放回家时,父亲夸他“语文水平大有提高,钢笔字也比以前写得好多了。”⑨

辞书编辑余云霞被下放“干校”,身边只剩下一本“蓝皮书”《新华字典》。余云霞回忆,“《新华字典》成了我的爱物,每天劳动之余,我对它爱不释手……后来,我竟大着胆子利用“天天读”的时间翻阅这本字典了……借助它,我仿佛涉足知识的课堂,每天都能从中吸收一些新鲜的营养……这本《新华字典》不仅陪伴我度过那灾难深重的岁月,而且成了我的良师益友”。⑩这为她编写《汉语的常用字和常用词》等词典打下了基础。

即使在今天,中国人对于字典的选择余地依旧不大,几乎只有商务印书馆的《新华字典》《现代汉语字典》可供选择,这也是为什么中小学生都会人手一册《新华字典》,使之成为了“最受欢迎的字典”。

1953年初版《新华字典》1953年初版《新华字典》

注释:

①刘运峰:《藏书:因鲁迅而展开》,上海远东出版社2012年,第156—158页;②刘庆隆:《<新华字典>出版三十年》,《商务印书馆九十五年:我和商务印书馆》,商务印书馆1992年,第405页;③陈原:《<新华字典>五十年——回忆与思考》,《界外人语》,商务印书馆2000年,第201—208页;④陈原:《大国出小字典 小国出大字典》,《黄昏人语》,上海远东出版社2012年,第149页;⑤方厚枢:《1966—1976商务印书馆的片段回忆》,《中华读书报》2014年1月8日;⑥王保贤:《特殊时期的特殊工具书——记“文革”中的两个第四版<新华字典>》,中华读书报2015年3月11日;⑦金欣欣:《关于<新华字典>1971 年修订重排本的评价问题》,《淮南师范学院学报》2009年第6期;⑧汪东林:《梁漱溟“文革”自述》,《桂林文史资料》第23辑,第182页;⑨马传德:《币海拾贝:马传德谈钱币珍闻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,第206页;⑩余云霞:《我和词典的缘分》,《辞书研究》1989年第3期。




下一条: 科技部要求公民“知阴阳五行”,你怎么看? 2016-05-13
上一条: 让人闻风丧胆的日本“赤军” 2016-05-25
返回顶部

 中国书画家网站总部地址:北京清华大学何添楼右侧36号院

中国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序号:京ICP备12005757 版权所有 © 中国书画家协会 

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92号